“背水一战,王者归来——戴志康。”这句气势恢宏的宣言打在硕大的LED屏幕前,戴志康一袭灰黑西装,剪短的山羊胡常柴网红、低垂着眼角,带着他标志性似笑非笑的表情,站在喜气洋洋的台前。

这场2019年的证大新春晚宴,几乎是目前戴志康所出席的最后的公开活动之一。

这场活动上,戴志康把2018年称为“中国民营企业家经历的一场超级大地震。”他说,“大约七分之一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在2018年没能好好做下来。不过所幸,我们就像经历了地震的'猪坚强'一样活了下来。”并说,经历过磨难的企业会活得更长久。

现实的剧情并没有按照他预想的剧本上演。仅仅7个月后,2019年9月1日,上海市浦东分局通报称,8月29日,“证大公司”法定代表人戴某康、总经理戴某新等人向警方投案自首,并称在公司经营过程中存在设立资金池、挪用资金等违法违规行为,且已无法兑付。

后经证实,自首的正是戴志康及其侄子戴卫新。

进入8月以来,关于证大集团旗下捞财宝的传言不断。8月12日,捞财宝发布暂停银行存管服务通知;8月15日,戴志康发出公开信,表示“有能力实现平台的良性退出”;就在3天前,戴志康还明确表示,“不甩锅、不跑路、不失联,接下来的工作重心会放在债权资产的还款管理、催收上”,并称“公司在考虑对那些最后因为借款人逾期比较严重导致收到回款较少的出借人进行一定的补偿。”

这一次,戴志康难以全身而退了。

时间倒回4年前,戴志康还是上海滩响当当的地产大亨,是曾把房子卖给马云的男人。

1964年,戴志康生于江苏南通海门的一户清贫人家,家中六个孩子,他排行第四。他后来推崇备至的晚清实业家“张四先生”张謇,正是他的同乡——并且也是家中行四。

这像是冥冥之中给他的某种启示。1985年,戴志康考入中国人民大学财政系国际金融专业,并在1987年从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研究生部毕业,遂在当年进入中信实业银行总行,担任行长办公室秘书。

从这时起,戴志康便展现出自己对商业的敏感和能冒风险的一面。仅仅获得银行“金饭碗”一年后,1988年,戴志康便辞去了行长秘书的职位,赌上了前途,前往海南创立了“国际金融公司”。然而第一次创业并不顺利,半年多没一笔业务的戴志康又回到了北京,转身进入德累斯顿银行中国代表处。

1990年,戴志康受到研究生同学、时任人民银行海南省分行行长的召唤,再次前往海南,担任海南证券办公室主任。2年后,邓小平发表南巡讲话,大量受到感召的政府官员成群结队下海,成了中国现代企业制度的试水者,包括后来成为地产行业标志人物的刘晓光、潘石屹、冯仑等人。

正是在1992年,戴志康出面组建了中国第一家公募基金公司富岛基金,并募集到了6000万元资金,用于股市投资及房地产开发。这其中,就包括凭借基金在杭州西郊圈下的260多亩土地,也就是后来的杭州湖畔花园。

1993年2月,他创立了上海证大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但仅4天后,他便遭遇了又一次的A股大崩盘——在长达18个月的时间里,上证指数跌幅79%,戴志康再度负债累累。

但证大投资发展成为他的“救命稻草”,他投入重仓苏常柴、四川长虹等股票让证大爬出了债务大坑,累积了雄厚资本,并在业界获得了“中国私募教父”的称号。

1998年,在金融界摸爬了10多年的戴志康,终于开始涉足实业——房地产行业。而他开发的第一个项目,便是早年在杭州拿下的湖畔花园,这个地方,人们后来不断从马云嘴里听到过,这是他买下的第一套房子。1999年,他和其他17个伙伴,挤在湖畔花园的家中,创立了阿里巴巴网站,从此改变了中国商业市场的格局。

在杭州房地产市场赚翻的戴志康,意识到地产行业的前景,并随后前往市场更加广阔的上海。《华商韬略》报道,2000年,他一方面投资成立了上海天迪,继续着力他擅长的投资市场,另一方面,则以低价在浦东拿下了足以开发10年的土地,其中包括陆家嘴腰腹位置的联洋社区。

事实证明,在土地市场重仓,再次验证了戴志康的投资眼光。当时业界并不看好联洋社区的位置,联洋集团相关人员向戴志康推荐了芳甸路东侧一幅地块,戴志康随后拍板拿下。

数年后,这里竖起的一圈别墅,被定名为“九间堂”,据说后来马云在这里曾买下一间别墅,再次成为戴志康的业主。同时,由于这里聚集了众多沪上资本界富豪,被称为“顶级成功人士的中式豪宅”。

戴志康凭借浦东的大量土地资源,陆续开发了证大家园、水清木华、大拇指广场等项目,同时在资本市场大获全胜,到2007年,就以百亿资产跻身“胡润百富榜”。

房地产业务开发的成功,让他又进入一个新领域,商业地产开发。这个喜欢穿中式对襟褂子和布鞋、自称研究哲学、热衷艺术品收藏的商人,将大量的热情和精力,投入到上海新国际展览中心对面一幅地块的开发上,也就是后来的喜马拉雅中心。

他邀请了日本建筑师、2019年普利兹克建筑奖矶崎新设计了建筑的外观,其中包括商场、酒店、美术馆和大观舞台,外表则是晶莹剔透的立方体和“异型林”组成。然而,这栋巨大的建筑,在2006年开业后引发了巨大的争议,有人称之为超前,也有人说令人恐惧。

但最实际的问题,是缺乏经验的戴志康,在商业运营上的败走。为了保持对项目的控制力,戴志康坚持喜马拉雅中心只租不售,使得投入30亿资金的项目,需要超过10年时间才能回本,同时承担着巨大的运营成本。

占用了大量资金的喜马拉雅,也让戴志康失去了在地产行业迈入规模快车道的发展时机,错失了跻身头部房企的机遇。他自己后来也承认,文化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作为地产项目没有带来直接的经济回报。

雄心得以实现的戴志康,欲望却达到了顶尖,他掷下了一个新的赌局,却引发了更大的危机。

2010年,证大集团以92.2亿元天价,拿下上海外滩8-1地块地块,成为当时的中国新地王。这一地王价格,直到2013年才被3家联合港企在徐家汇地块上打破。

按照当时的想法,外滩项目是三个喜马拉雅中心大,开发时间仅有喜马拉雅中心的1/3,以此挽回在喜马拉雅中心项目上的损失。

然而谁也不知道,此时证大账面上的余额,只有5亿元。用惯了资本杠杆的戴志康,却不想此时遭遇地产宏观调控,导致银行信贷无法兑现。超过了二期土地款项缴纳的时间,证大出现46亿元规模的款项逾期,每天滞纳金就要交460万元。资金绷紧的戴志康,不得不将外滩地王出手。

2011年底,证大集团将外滩地块各50%的股权,分别卖给了复星的郭广昌和SOHO中国的潘石屹。然而这两家企业互相“不对付”,导致复星集团与SOHO中国的外滩项目控制权诉讼纠纷长达三年,最终在2015年9月,以SOHO中国作价42.47亿元的股权出售而告终。

先后在两个地产项目上的败走,让戴志康开始审时度势。他一度曾考虑将外滩项目的规划移植到北外滩项目中,但当对手竞价超过预期价格30%时,戴志康选择了放弃,并逐渐将地产业务的中心转出上海。

2013年,证大在南京原下关先后数次拿下中冶原地王拆分地块,又在江宁拿地准备开发九间堂,一度将地产开发的重心放在南京。另外,在江苏、浙江、四川、东北、山东、河北、内蒙古等地,开发住宅及商业大拇指广场项目。

2013年,证大还曾斥资约8.38亿港币,收购南非约翰内斯堡2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戴志康曾称,公司要投资80-100亿美元,“建设成南非的陆家嘴”。

然而,2年后的2015年2月,戴志康却突然以总价12.507亿港元,将自己和女儿戴陌草持有的上海证大房地产有限公司42.03%股份,全部出售给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的全资附属有限公司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相当于每股售价0.2港元,比每股净资产净值打了对折。

戴志康的骤然离场,让业界吃惊不已。他后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笔出售基本接近“半卖半送”,地产行业太拥挤,不需要这么多公司:“作为一个产业,一个生意,房地产对我而言已经不重要了。”

也就是从那时起,他开始全心投资互联网金融,并放言“没有涨百倍不算成功”。

或许,对于自己金融科班出身,戴志康有着绝对的自信。

“只要我去做,没什么不可以成功的。”他说。

如今,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友情链接:南昌在线 厦门新闻网 肇庆新闻网 昆明在线 衡阳新闻网 杭州新闻网 秦皇岛在线 天极网讯 分类目录网站 洛丽塔裙子 知识百科 277游戏盒子 手游下载 营销软件代理 放置游戏 百年网址导航 电脑资讯 问答库 济南律师咨询 海沧黄金回收 成都信息港 绍兴新闻网 景德镇新闻网 赣州新闻网 九江新闻网 哈尔滨新闻网 温州在线 沈阳在线 大连新闻网 萍乡新闻网 津门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