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的邀请,头皮油,头发微干,可以认为你的头发,和头皮都是正常的,中性发质悦薇娅公司简介。你可以经常调换一下洗发水,会有所改善的。头皮出油为什么很正常,因为你的头部的皮脂腺营养丰富比较好活跃,在一定的程度上它有一个新陈代谢的过程,所出的油对头皮形成一层保护层,并且还能利用帮助新的头发增长提供营养。使用的姜洗头发只能用短时间的调理,促进作用,长期不耍使用了。建议你用一下SIGELL,王牌,茶箍洗发乳它是三合一的洗护用品,去屑加,强韧,加营养性,是中医最新科技技术精制而成的。它结和多种植物提取的精华,对头发的全面呵护养润,调理温和滋养头皮,改善头皮状况,抗痒取屑,强健头发与发根,日常受污染的头发,清洁润泽头皮表面,修复因烫,染,电后受损开叉的发尾,使头发重见光泽,恢复健康的。你可以去正确的美容美发用品店去买。

好看的穿越王妃虐心小说?

  【和亲罪妃】  她,是依水皇朝的待嫁公主,即将前往临国和亲,嫁给那残暴噬血的陌生君王。  为了不嫁,她偷跑出宫,想要寻找一个优秀的男人来献出自己,她以为自己达成了心愿,忍着那撕裂的痛与点点腥红,在做到了她想要的之后,将一块随身佩戴的洁白玉佩扔在了那还在沉睡中的男人枕旁……  本以为自己这样就胜利了,当皇帝打了她耳光大骂她“**!”时,邻国传来的消息让她为之惊惧……  她从来没想到世界会这么小,当看到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手里拿着那块玉佩,阴冷且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几乎以为自己是坠入了万丈深渊。  “知道吗?这玉佩是孤王送于你依水国聘礼的其中一样,孤王万万没有想到,这玉竟会又被你亲自送回到孤王的手里……”  【独步天下】  命运的齿轮开始缓缓转动……  四百年的轮回……  那一场  爱恨情仇  你是否仍在那里  一如既往的等我?  父母双亡的女摄影师步悠然,在一次古墓探险中意外跨越了四百年时空,进入了努尔哈赤时代,灵魂依附在女真第一美女——东哥的身上。  历史记载:东哥,全名叶赫那拉·布喜娅玛拉,享年三十四岁……  民间传说:东哥带着“可兴天下,可亡天下”的咒语出生,自十岁起就令努尔哈赤为之不断发动战争,拥有着“一女亡四国”的传奇经历,并成为努尔哈赤生命中的“七大恨”之一。  当一个四百年前的神秘女性拥有了一个现代人的灵魂,她的生命和爱情将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一个现代女子突然介入已是定局的历史,直面宿命的安排,她能适应自己的新身份吗?她会如何对待趋之若鹜的感情攻势?她在其短暂的余生里会引发何等别样传奇?  请看穿越经典写手李歆用最细腻的笔触为您讲述一段四百年前的浪漫经典。  主角:皇太极,东哥(步悠然)  配角:努尔哈赤,代善,褚英,多尔衮……  其它:穿越,爱情,帝王将相的爱情。  【冷宫太子妃】  第一部分简介——  因为一个特殊的原因,她远嫁别国,成了太子妃  嫁给了一个内心早有别人的太子  新婚之夜,他说他不想圆房  她把自己的手腕割破,滴血充作落红  他说,事情要做就做个彻底  于是她用小刀剜去了手臂上的守宫砂  他为了把她气走,新婚第二天,娶了无数个小妾和宠姬,包括他自诩最爱的女人在内  她受尽了冷落和嘲讽,太子妃之位有名无实  皇后要挟了他最爱的人,逼迫他和她圆房  于是那天晚上,她被他强暴  她利用自己的才华和美貌,扶持起他几近颓废的政业  却换来他更深的厌恶和无视  她怀孕了  他为了不让自己心爱的人受半点委屈,亲手炖了一碗堕胎药  于是她毫不犹豫的把堕胎药喝下  她尽心尽力,问天无愧  可是还是被他打入冷宫  第二部分预告——  她自愿为他的自由放弃所有的感情积累  想借此一刀两断完结这本就不该存在的感情  他不领情赌气,以崭新的身份重新进入她的生活,与她敌对,却也把自己陷入了重重陷阱  他一次次面临危机,又一次次侥幸化解,究竟是天意弄人,还是有人背后操纵  她二度怀孕,这一次孩子又是否能保得住?  他听闻她有孕的消息,不发一语,不出两月,即让自己的妃子也怀有身孕  他的妃子对她一次次的陷害,他又该如何?  宫门深似海,仅凭她一人,又是否可以中和两方针锋相对的局面?  代价,又是否是牺牲自己?  一切的一切,究竟是让两人靠得更进,感情更深厚,还是让两人关系越发的恶劣,到最后的不可挽救  未知  第三部分预告——  算命的说,她是天生的皇后命,那么,那个会相伴一生的帝王,又将是谁?  【我的温柔暴君】  他是西凉国传说中最奇谋睿智,果敢狠辣的王  传说,他曾让一个女子三千宠爱集一身,羡煞天下人;  传说,他曾为她一夜里斩杀百人,将宫殿染成炼狱;  传说中,他最终却赐了此女腰斩之刑……  他一生只有一个子嗣,孩子母亲身份不明。  会是那名女子为他生的子息吗?  她真的就这样死去了?  她到底是王心尖上的人,抑或由始至终只是他政坛上的一颗棋?  后世传说纷纭。  ******  有人试着从史官的笔下找一点关于这位皇妃的记载,  最后只在野史中翻到片言只语。  <野史>  婢:王,猫儿把娘娘抓伤了。  王(抿了口茶):嗯,阉了。  婢:王,楼里钟鼓掉下,惊了娘娘。  王(奏章堆抬头):嗯,烧了。  婢:王,xx妃冒犯了娘娘。  王(想了想):嗯,废了。  婢:太后娘娘要杀娘娘。  王(挥挥手):嗯,扔了。  太监:王,那是您的娘。  事实上,从她踏进历史的那一步起,就是一个无人能解的谜。  ******  【白发皇妃】  红罗帐内,她被迫承欢,三千青丝在身上狂情男子眼中寸寸成雪。  红罗帐外,始作俑者人却与美人对酌成欢,双双笑看一场真人春宫秀……  当红光被撕裂,点点在风中落下。  她艰难步出,那随风飞舞的满头银发,最终刺痛的,又是谁的心扉?  “怎么……怎么会是你?”一声难以置信的惊呼,他,自诩冷硬无情,却从此坠入无边地狱,痛悔终生……  试看,三千发丝白如雪,回眸一顾,倾断万人肠。  一个穿越千年的异世奇女子,当满头乌发化作雪色银丝,被指为祸国妖孽,逼入绝境,她是低头认命,还是绝地反击,从此绽放一身耀世光芒……  ------------------------------------------------------------  漫夭,穿越成为和亲公主,却在大婚之日被拒之门外!传言她相貌丑陋,德行皆缺,实则集美貌才情于一身。  离王,天之骄子,皇宠圣眷,于太子之位不屑一顾。一言可颠覆皇权,一计退敌决胜于千里。眼中却从无一物。孰料,那被他满心不屑的拒婚之人,竟成为他永生走不出的魔障!  傅筹,少年名将,权倾朝野。为恨而生,以为只有仇恨才是此生唯一的信念。岂料到头来,错失挚爱,才发现,一切都不过空梦一场。  在这皇权至上、处处充满阴谋算计的异世之中,她韬光养晦,淡然处事,只为求得一隅安宁之地。却终是不得所愿,不幸沦为他人手中的棋子。  经历无情伤害后,一代倾世红颜被逼入绝境,满头青丝成雪。她究竟该低头认命?还是该绝地反击、绽放耀世光芒?  试看,三千发丝白如雪,回眸一顾,倾断万人肠……  【红颜乱】  一部架空历史的爱情小说  一场为夺红颜的朝野之战  她抽中一支将命为凤凰的运签——“帝王燕”,却在几日后嫁作宰相之妻;她有倾国倾城的貌与温顺贤良的德,夫君却深爱着皇帝的宠妃。洞房花烛夜,他满脸愧疚地对她说:除却爱,什么我都能给你……  侯门虽深,她的生活倒不单调,于皇宫内捡来新科状元,于后巷中解救弩族王子,更与当朝年轻将军共坠山崖,与皇帝斗智在内殿之上……  众多男子无不被她的美貌与智慧征服,可他们在博取美人芳心之时,却也不放过对权欲的掠夺。朝堂之中暗流汹涌的争锋,沙场之上金戈铁马的杀戮……美人娇娆,权欲熏心,何者才是英雄冢?  乱世战起,他们于这纷争中求存,争的是权倾天下,夺的是倾国红颜……  天下因这红颜,乱了;这红颜又会因谁而妩媚一笑呢?  【青楼季九儿】  原来他就是当朝一手遮天的太子殿下,毒母弑兄控制着皇帝,名不正言不顺登上太子之位,他的狠他的绝情震惊天下。  他玩弄政治权谋、坐拥如花美眷时,她在民间苦苦找了他整整六年,找到最后只等到一封休书……  难怪他能那么轻易抛下她,一个青楼出身的低贱娘子。  【斩青丝:第一皇妃】  一块玉玦,他情牵十年。  第一美人的二姐散布谣言毁其名声,夺了本该属于她的恩宠,抢了本该属于她的夫君。  ***  她倾心相付,换来的是……  “凤浅歌,你对于本王的价值仅止于此,本王的王妃永远都不可能是你。”他冰冷绝情,在他们大婚之夜,将她送入他人洞房。  她之于他,不过是一味解药,不过是一个替身,不过……是一颗换得他心爱女子的棋子。  ***  她本国色天香,却被人以为丑陋无比。  她本是他寻觅多年的女子,他却将她的姐姐错认,呵护了十年。  她本是他的妻,却让他一招花嫁错嫁,失之交臂。  真相昭然,佳人已去。  数年之后,新皇立后,她一袭凤袍如火,灼痛了他的心。  ****  凤浅歌,锋芒暗敛,不争不抢,难逃命运捉弄,不堪一世情劫。  萧飏,心深似海,权倾朝野,一招花轿错嫁,痛失一生挚爱。  修涯,润似春风,内心狠绝。赌上命中所有,为她逆天改命。  楼暗尘,魅惑似妖,野心勃勃。为她巅覆皇权,一生后宫虚设。  ****  【诱君欢】  铁质的笼子内,男子单手抚过她倔强的下巴,玩弄……  而,女子,一刀便划开了那尊王的脖子。  猩红蔓延,酴醾在男子高贵的玉色扳指上,渗入……五指掌心,终生相刻。  她,本是后,却因着一份不为人知的秘密,被卷入其中,征服,反抗……  女人于他,便如这江山,要的,便是卑微的臣服。  *  “你是后,你的身子早已该破,”君隐,她的大哥,却倚着那一方水木,慵懒启音,“说吧,我来,还是你自己动手?”  眼神灼热,动作暧昧,衣帛飞散之音,是天籁……抑或是地狱天堂。  *  穿越而来,却因着一张容颜,成了当今炫朝之后。  本应是瞒天过海之计,却……同时被两个男人识破。  明知是错,却被控于鼓掌间,周旋,拉开。成为权利之巅的争夺筹码……  *  若干年后,斑驳城墙之上,那一袭水色飞舞,战鼓连天。  硝烟起,八方玲珑。  女子以双掌击响战鼓,势如破竹,助我夫君……一统天下。  *  回相望,狭长的凤目轻眯,至阴的语气,残忍嗜血,“阅儿,等着我的归来,我将为你……以人骨搭建一座侍寝宫殿”。  【诱奴娇】  凡是给冥帝侍寝的女子,均会在一夜间,死在他的身下。  她,彻夜独宠,夜夜承欢,却是被强暴破身。异世而来,没有圣洁的守宫砂,却被强行点上那妖娆的致命之惑,谁知,竟是一道生死之符,只为降那残血、阴狠的男子。  身上,男子有着倾世之貌,魅惑之容,是邪肆的掌权者,却残忍的撕碎她孱弱的身躯。  身下,女子温柔娆娇,意乱情迷,身份卑微为奴,却是不断的被掠夺,直至身心俱疲。  一次穿越,她成了冥朝的血奴,落入祭祀的天网中。  若干年后,却是在同一处,两相望。  一片妖冶瑰丽的红,染满半边天…。  犹记得,男子将她拥于身前,邪佞启声,“清音,陪着我,沉沦下去…,在这片暗无天日中”。  挣扎,彷徨,最后是否能顺着女子那纯净的血液祭奠,而逝了…。  一片血,无所望。  游弋异世,却是生如夏花,命比浮萍。  【画眉】  当年初秋,  画眉嫁入凤城的夏侯家,成了夏侯寅的妻,  从她的家,来到他的家,从此落地生根。  八年光景,那枝梅花,在他呵护珍宠下年年绽放,  她的温柔、她的细腻心思,全系在他一人身上。  今年隆冬,  梅花含苞未放,他已把心给了另一个女人,  那些呵护与珍宠,再也不属于她,八年的恩爱夫妻,换来的竟只是一纸休书,  她只能折下梅枝,离开这座梅园,  也离开这个伤她太深太重的男人……  《木玉成约》  【内容简介】  这个女人真是神医?  出言不逊、尖酸刻薄、稀奇古怪,  望着他的眼睛里,还有怨恨与不甘,  偏偏,又那般多才,  投他所好,偶尔温柔,  他就仿佛听见心动的声音,  最后身份曝光,众人惊讶,  原来真是冒名顶替。  不是神医,不是木先生,  那么她是谁?  她到底是谁?

友情链接:南昌在线 厦门新闻网 肇庆新闻网 昆明在线 衡阳新闻网 杭州新闻网 秦皇岛在线 湖北汽车工业专升本 分类目录网站 洛丽塔裙子 知识百科 277游戏盒子 手游下载 营销软件代理 放置游戏 百年网址导航 电脑资讯 问答库 济南律师咨询 海沧黄金回收 网站目录 红客知识 电商直播 万艾可 网站优化 中国企划网 陈繁亮 知识问答 资源存储 项城网站建设 泉州私人借款 华乐商城 比特币价格 PS软件 福永网站建设 高仿三星手机 成都信息港 绍兴新闻网 景德镇新闻网 赣州新闻网 九江新闻网 哈尔滨新闻网 温州在线 沈阳在线 大连新闻网 萍乡新闻网 津门在线

网站地图